页面载入中...

借用丘吉尔"三环外交" 英国脱欧能重塑大国地位?

  读初中时抗战爆发、陷于战火;高中时母亲去世;结婚后,随丈夫迁居台湾,却遭遇“白色恐怖”;1976年,大女儿夫妇又因车祸永远离开了她。

  尽管遭此,叶嘉莹并没有向命运低头。她曾受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获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成为该学会有史以来唯一中国古典文学院士。

  如何熬过这些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在叶嘉莹看来,支撑她的正是自幼所受的传统文化教育。

  “古人读书是为了做人、修身、养性。我是很传统的人,开蒙第一本书就是《论语》。我想我平生的行事可能是受了《论语》很大的影响。”

  由于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在国家杜马长期占据绝对优势,总统与国家杜马在组建政府方面高度一致。长期以来,国家杜马对政府人事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这种体制保证了过去20年权力交替的顺畅,但随着普京总统任期将于2024年到期,现在布局加强国家杜马权力的改革计划,就有充裕的时间逐渐建立更加平衡、更加多元、更有代表性的行政体系,这有助于打造“后普京时代”的稳定权力架构。

  提名米舒斯京,意在打好“经济牌”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借用丘吉尔"三环外交" 英国脱欧能重塑大国地位?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